yabovip206

|动态|
位置: 首页 > 广州成人高考 > yabovip206.工程师曝化学灭蚊越灭越多 专家称未有实证 2019-11-10
yabovip206.工程师曝化学灭蚊越灭越多 专家称未有实证
时间:2019-11-10

近日,一個題為《害蟲防治工程師:[廣州 的英 文:Guangzhou]暴發登革熱是長期化學滅蚊的結果》的帖子在網上廣為流傳,作者表示[自己 的英 文:his]文章被誤讀,他表達的原意是“蚊子越滅越多是長期不規範化學滅蚊的後果”,並不是“廣州暴發登革熱是長期化學滅蚊的結果”。對此,南都采訪的專家們認為沒有證據[證明 的拚音:zhèng míng]噴農藥導致蚊子多,但文中提到的殺蟲劑負麵作用值得關注〖yabovip206施工合同〗。

勸阻化學滅蚊失敗 寫文章一吐為快

這篇網文的作者是廣州市匯城害蟲防治有限公司總工程師伍明亮,他[畢業 的拚音:bì yè]於中南農業[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昆蟲 的英 文:insects]專業,1985年[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從事害蟲防治。多年來他按照[客戶 的拚音:kè hù]要求,用噴灑菊酯類和有機磷農藥的方式滅蟲。化學滅蚊和環境[保護 的拚音:bǎo hù][如何 的拚音:rú hé]取舍,一直是伍明亮長期思考的[問題 的拚音:wèn tí]

9月26日前後來自清遠的一筆采購,終於讓他萌生了一吐為快的衝動。“有清遠山區的官員向[我們 的拚音:wǒ men]公司求購一噸除蟲菊酯,該地還沒有登革熱,但上級要求天天滅蚊。”在伍明亮看來,在沒有疫情的前提下噴灑化學藥物,將帶來嚴重的生態環境破壞。隨後利用兩個周末,他完成了原題為《滅蚊再也不能[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打藥啦》的文章[主要 的英 文:main]部分,後發布於大學同學群中。

結果這篇文章經過多方轉載,標題被修改成《害蟲防治工程師:廣州暴發登革熱是長期化學滅蚊的結果》,“標題被修改得更轟動,文章的本意也被曲解了■yabovip206法治宣传教育■。”伍明亮[告訴 的拚音:gào su][記者 的拚音:jì zhě],作為蚊蟲防治專家,他對登革熱並不了解,長期化學滅蚊和登革熱爆發不能畫等號。

[隨著 的拚音:suí zhe]文章傳播[度 的英 文:attitudes]越來越大,受到的非議越來越多。盡管如此,伍明亮還是認為文章的主稿部分基本完整表達了他的原意。但在[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采訪時,伍明亮也[承認 的拚音:chéng rèn],文章中“蚊子越滅越多”、“蚊子種群改變”等核心[觀點 的拚音:guān diǎn],他並沒有掌握足夠證據,僅僅是以廣州某大型小區作為觀察對象,結合近30年的[工作 的英 文:work]經驗推導出的。

反對不加區別定期噴藥 會變成濫用

伍明亮以客戶之一的廣州某大型小區為例,這個麵積約20萬平米的小區2000年開始不論[季節 的英 文:season],每周噴灑滅蚊農藥[一次 的英 文:Once],藥劑由3、4種農藥混合,用量在5至10公斤。另外春秋每月兩次、冬夏每月一次,全麵噴灑農藥滅蟲。去年開始,伍明亮發現農藥對[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黑色蚊子不奏效,這種蚊子數量越來越多,個體中小,白天叮人。這引起他的警覺,經過用放大鏡觀察,並與資料圖對照,他認為那很[可能 的英 文:would]是登革熱的傳播元凶———埃及伊蚊。

伍明亮有意識地改變做法。最近他在番禺為一個新樓盤工地滅蚊,該樓盤生態環境好,有較多害蟲天敵,他決定噴施生物藥物蘇雲金杆菌。這種杆菌僅對蚊蟲起作用,對[其他 的拚音:qí tā]水生物特別是蚊子天敵無害,且無需因為水深而加大用量,藥物[成本 的英 文:cost]不會增加。噴灑一次後,蚊蟲與天敵勢力此消彼長,十來天後再去觀察,蚊蟲數量大減。

“噴灑農藥一次的[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期隻有7至8天,[而且 的英 文:but]不分好歹殺死天敵,以後[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單靠藥物。”伍明亮說,相對農藥一噴蚊蟲倒掉一片的明顯效果,生物藥物需要數天時間起效,[人們 的英 文:People]習慣使用前者。據他所見,這次廣州大範圍滅蚊,政府集中采購發放的滅蚊劑依然是有機磷農藥。

伍明亮還認為,富裕地區的人們對蚊蟲容忍度低。伍明亮回憶,十多年前一個客戶抱怨,在室外一開燈,蚊子就在頭頂飛來飛去,[希望 的英 文:hope][全部 的英 文:all]滅掉。“那是搖蚊,不叮咬人體,是中性昆蟲,不是害蟲。忍受少量蚊蟲可能是必要的,想全麵消滅,最後變成濫用,而且這個目標本身也是做不到的。”

伍反對不加區別的定期噴藥法。他認為,滅蚊工作應以檢查為主,哪裏有蚊群飛出,就針對性施藥。他用人體服藥打比方:“人是有病才吃藥,不會沒檢查就定期吃抗生素,否則就會產生抗藥性。”

網文

說了啥

蚊子產生抗藥性越滅越多

伍明亮告訴記者,他的文章存在被誤讀,他的原意是“蚊子越滅越多是長期不規範化學滅蚊的後果”,而不是“廣州暴發登革熱是長期化學滅蚊的結果”。

他認為,長期不規範使用農藥滅蚊,蚊子產生抗藥性,讓滅蚊藥物藥效越來越低,滅蚊難度越來越大。“蚊子被這種高強度的農藥轟炸十幾年,[發生 的拚音:fasheng]兩個變化,一是不容易被殺死,即使用很高的濃度滅蚊劑對著成蚊噴,效果也很差;二是蚊子發生‘變種’,所謂變種是指生物群落發生變化。”

文章中寫道,在伍明亮的觀察範圍內,搖蚊、庫蚊本來在蚊子的種群數量上占多數,但近年伊蚊數量漸漸多了起來,伊蚊正是傳播登革熱的元凶。“蚊子在農藥一代又一代的選擇下,是一個留強汰弱的過程,對藥劑敏[感 的英 文:sense]的蚊子被淘汰,耐藥性強的如伊蚊[成為 的英 文:Become]優勢種群。”

濫用農藥破壞生態環境

伍明亮認為,廣州的防疫[體係 的英 文:systems]比較健全,每個街道都有消毒站,殺蟲公司數量多,殺蟲從業人員數量也多,這為大規模、過量使用化學藥物提供了條件。伍明亮接受采訪時稱,因為見效快、效果明顯,不管政府部門、物業公司還是消殺公司,都非常青睞化學藥劑。

伍明亮稱,官方要求的“全方位,無死角”噴灑滅蚊藥,實際操作是做不到的。“花壇樹林裏樹葉堆積的地方,化學藥噴在上麵,下麵的蚊子幼蟲未必能受[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而幼蟲的生長發育隻需要礦泉水瓶蓋那麽大的水域就夠,沒辦法做到[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覆蓋。”

[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的打藥不是根據蟲情需要,而是定時定量按規程打藥,估計比合理需要的藥量超過[許多 的英 文:many]倍。”伍明亮估計,每家單位每年用藥量半噸到一噸,加上園林綠化打藥,廣州每年噴灑的農藥保守估計有1000噸。滅蚊所用的大部分是有機磷和菊酯類的農藥,是廣譜性毒劑,[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蚊子天敵在內的其他昆蟲、小動物也難幸免於難,[城市 的英 文:cities]環境受到破壞。

化學滅蚊走到盡頭,引入害蟲綜合治理

伍明亮認為,通過化學滅蚊的手段[已經 的拚音:yǐ jing]走到盡頭,他推崇的是使用低毒、對其他生物無害的滅蚊生物藥物。據他介紹,目前害蟲綜合治理(IPM)理論是一個應對蟲害防治的有利措施,即保護生態環境,充分發揮[自然 的英 文:natural]天敵對害蟲危害的控製作用,盡量營造一個有利於天敵而不利於害蟲的環境。此外,[允許 的拚音:yǔn xǔ]一定數量害蟲的存在,在必要時才考慮使用化學藥劑,以謀求[最大 的拚音:zuì dà]的生態效益和最大的[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效益。

專家

怎麽看

目前沒有實驗證據證明

南都采訪的專家們普遍認為,蚊子多少主要與天氣有關,而人為因素方麵,主要是積水多導致蚊子多,目前未有實驗證據證明噴農藥導致蚊子多。

廣東省昆蟲研究所鼠害及衛生蟲害防治研究[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高級工程師戚根賢指出,用藥對[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生物都會產生抗藥性,但不是一下就能產生,對於蚊媒的抗藥性,省市疾控每年都有專門的技術監測,數據能說明問題。滅蚊藥一般都要求用菊酯類,這裏有一大類藥物可用,個別藥在一個地區用久了發現蚊蟲有抗藥性,[可以 的英 文:can]換一種藥。

廣東省昆蟲研究所研究員鍾俊鴻告訴記者,省內近年關於蚊子生物群落變化、不同種類間蚊子的抗藥性高低這兩類課題都沒有更多新發現。對於蚊媒的抗藥性,省市疾控每年都會有專門技術監測。他同時[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研究蚊子對登革熱防疫有[意義 的英 文:meanings],希望政府能夠加以重視。

兩害相權取其輕,但應關注負麵影響

廣東省生態學會理事長、[中山 的拚音:Zhongshan][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態與進化研究所所長彭少麟認為,殺蟲劑確實對環境有負麵作用,在蚊子被殺死的同時,與蚊子同樣生態位的生物也難幸免遇難,[但是 的英 文:But]本著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原則,在應對登革熱疫情的前提下,犧牲一部分環境利益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采取犧牲環境的手段,也[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充分了解其負麵影響,殺蟲劑該施多大麵積、濃度多大、用量多大都應該進行研究。”彭少麟說,據他所知,政府部門在這方麵的研究還很少。他也對記者表示擔憂,一旦殺蟲劑使用強度太大,部分物種在[某些 的英 文:Some][區域 的英 文:regional]內徹底消失,在[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登革熱”問題的同時又造成“生態環境破壞”問題。

廣東省昆蟲研究所鼠害及衛生蟲害防治研究中心高級工程師戚根賢認為,[由於 的拚音:yóu yú]一線操作人員不是個個[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專家,也存在[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和技術指導的問題。雖然理論上講,隻要把水體管好了,死角清完了就沒有蚊患,但實際操作中不可能沒有遺漏,操作不當的情況難免會發生,疫情當前還是要以理解為主。

噴藥是疫情緊急時的最後手段

研究農業害蟲防治的華南農業大學農學研究員王維專認為,化學農藥噴灑不適[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為害蟲防治的常規首選手段,這點多年來在農業害蟲防治領域中早已取得共識,害蟲綜合治理(IPM)理論對城市害蟲防治也有正麵意義。他提出,防治蚊蟲治本之法是清除積水,其次是用蘇雲金杆菌等生物農藥噴灑水中消滅幼蟲,提前治理,而化學農藥噴灑是成蟲太多、疫情緊急時的最後手段。

回應

未有實證表示廣州蚊子抗藥性發生顯著變化

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楊智聰表示,疾控中心一直在監測蚊子的抗藥性,未有實證表示廣州的蚊子群落和抗藥性發生顯著變化。若單憑[一些 的英 文:some]印象進行倡導,並不嚴謹。

出品:南方都市報[科學 的英 文:Science]新聞工作室 主持:馮巧 采寫:南都記者 張弛 陳萬如 李文 梅雪卿

出處:1、蔡鬆武、林立豐、段金花、陰偉雄《廣東省白紋伊蚊抗藥性現狀與抗性治理對策》(作者單位:廣東省[疾病 的拚音:jí bìng]預防控製中心消毒殺蟲研究所),2006年;2、劉禮平、林立豐、張紫虹等《廣東省城市致乏庫蚊對常用殺蟲劑抗性的調查研究》(作者單位:廣東省衛生防疫站),1999年



v.上海倒覆楼房拆除工作暂时停止 v.广西2。64亿元大奖得主穿猴装领走奖金(图) v.工程师曝化学灭蚊越灭越多 专家称未有实证 v.网友曝沃尔玛等零售企业共享离职员工黑名单_新闻中心_新浪网 v.外交部:钓鱼岛事态如何发展要看日方作为 v.江苏延申公司承认4批次狂犬疫苗不合格 v.成都至玉树最佳路线约1200公里 需防路面结冰 v.我国着手建立与国际接轨专科医师制度_新闻中心_新浪网 v.广东物价局会计贪污上千万被查 供出副局长涉贪

圆梦在线教育

进入机构首页
广州圆梦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上课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1号

预约试听

倒计时:
11 : 58 : 41
其他试听课程
机构全部课程

学校课程导航